一叶落知天下秋

【周翔/喻黄】111病房日常(二)

233333333,心疼小周

七栖七七:

前文戳这儿  01


黛玉叶,聋子孙,哑巴黄的神经病房日常

 

丧病狗血ooc,慎入


————————————————————————————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悄摸摸的往前倾了点儿,眯着眼看医生在他病历本上写字。


只见满纸黑白交错人鬼难辨,狂放的线条如波浪般狠狠拍打着黄少天的心脏。



好字好字。

一看这医生就很靠谱。



他又悄摸摸的看了眼正在云淡风轻鬼画符的医生。


好生风骚的中分!

黄少天觉得眼睛有些刺痛,正要讪讪的收回眼神,就和突然偏头的医生来了个四目相对。

医生一笑,眉眼山水温柔。

黄少天吞了吞口水,咽炎,没吞下去。




喻文州从桌子上拿了本空白的病历本,慢慢写了行字,推给黄少天。

“吞咽还是很困难吗?”

字很工整,和刚才一比简直判若两人。

黄少天一看,拿起笔就是刷刷刷,“对啊对啊医生我连口水都咽不下去了好难受,你说我会不会以后只能吐口水啊可是那样好不文明还有点恶心,而且我会不会吃不下饭然后得胃病胃痉挛胃溃疡之类的病啊感觉好恐怖我不会饿死吧???”

写完之后,黄少天还画了个坐地大哭的小人,泪水浸湿了他的裤衩子。

喻文州看着他在瞬息之间写了半页纸的废话,沉默了两秒,处变不惊的接过本子写道,“不会的,不要太紧张,吃一些有营养的流食就不会太痛。^_^ ”然后在末尾画了个笑脸。

黄少天恍然大悟状,接着写,“哦哦这样啊,医生问你个问题哦你写我那病历本上的字是不是因为被人投诉过才写成那样的啊是不是呀医生?”

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写道,“你怎么知道的?”

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因为医生你这六个字就写了半分钟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哦医生你是不是嗓子也坏啦???”
附赠一个抱抱的表情。

“没有啊,怎么了^_^ ”

“啊啊啊啊啊?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一样在纸上写字啊我还以为医生嗓子也难受呢!”

“体恤病人而已,不想让你一个人写字呀^_^ ”

“哦哦哦那就好医生你还是说话吧你写字太慢了,隔壁打针的小孩都哭了三次了你还没写到五十个字,可急死我了唉。”
一个原地撕衣爆炸的小人。


一副老好人模样,从来没被正面怼过自己手速的喻医生愣了一下,看着纸上那个暴躁的小人,第二次沉默了。

他抬头看向睁着大眼睛望着他的黄少天,后者坐在椅子上,端端正正一副乖巧的样子。

喻文州默默在心里重复了三遍人不可貌相,拿起棉签和电筒,开口,“嘴张一下,啊——”

他的声音温柔沉静,宛如江南的春水潺潺。

黄少天看着他低垂着的眉眼,鬼使神差般的就张开了嘴。

喻文州把棉签伸进去。

“呕——”

还没把舌头压下去,没看清,“忍一下。”

点头。

又伸进去。

“呕。”

喻文州无奈,“喉太浅了。”

黄少天撇嘴,写道,“继续吗?我想吐了。”
一个嚎啕大哭的小人。

喻文州安慰他,“就一下了,稍微再忍耐一下。”



路过的护士端着盘子,偶然听见两人的对话,内心波涛汹涌。

不愧是喻医生,玩这么刺激的吗?!







这边的检查工作不太顺利,孙翔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


冰凉的工具刚碰到他的耳壁,他就浑身一个哆嗦,呜咽一声。
周泽楷吓得连忙移开工具,僵硬的看着双耳通红的孙翔。

实在是,他叫的……咳,太……媚了。

听不见自己妖娆娇喘的孙翔难受的揉了揉耳朵,说话的音调有些走音,“怎么这么难受啊。”

周泽楷拿出张纸写道,“耳朵,敏感。”

孙翔一看,噌的一下脸就红了,红的简直莫名其妙十分喜庆。

周泽楷不明所以,“?”

孙翔梗着脖子一通瞎喊,仗着自己听不见,简直气吞万里如虎,“谁说我敏感了!我一点都不敏感!你继续继续!”

周泽楷看着死闭着眼的孙翔,搞不懂他突然逞强的原因,也只能硬着头皮伸手。


于是,周泽楷,人称沉默寡言性冷淡第一男神的办公室,响过一波更比一波浪的喘息声。



刚从黄少天那边路过的护士闻言,再次颤抖,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医院男神集体明目张胆办公室play?!

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好想围观……



周泽楷很绝望。

不是因为孙翔的喘气声已经对他在医院的形象造成了颠覆性的影响。

而是因为,他是个弯的。

孙翔确实喘的太浪,周泽楷也确实生理正常。

于是当孙翔发现鼓捣自己耳朵的手停了下来,他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一睁眼。

然后就差点背过气去。

“你你你你你!!!”孙翔暴起,颤抖的指着周泽楷的裤裆语无伦次,“你……耍流氓!!



黄少天说的很对,孙翔太纯情了。

纯情到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在这紧张而又刺激的氛围中也只会说,你耍流氓。

宛如一个娇羞的二八少女。



周泽楷拼命摇头,脸上全是不知所措,“不……误会……”

而此时的孙翔终于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展现出男人该有的雄伟,于是大吼一声,冲上去对着周泽楷就是一拳。

周泽楷没躲,孙翔一愣。

他看着蹲下来抱住肩膀的周泽楷,莫名心虚,“你干嘛不躲?”

周泽楷抬头,忍着疼,慢慢做着嘴型,“误会。”

孙翔这下看懂了。

周泽楷摸出口袋的手机,输了行字,“我,gay。”

还没输完,孙翔就凑过来一看。

然后第二次暴起。


“……”他憋了半天,恶狠狠,“还说不是耍流氓!”

是的,纯情少男孙聋聋,还是说不出耍流氓之外的第二个词。

话毕,孙翔不顾周泽楷一副拼命想解释,急死了也啥都说不出来的可怜样儿,愤怒的一摔门,扬长而去。



评论
热度(139)

© 一叶落知天下秋 | Powered by LOFTER